<kbd id='896yhe'></kbd><address id='896yhe'><style id='896yhe'></style></address><button id='896yhe'></button>

              <kbd id='896yhe'></kbd><address id='896yhe'><style id='896yhe'></style></address><button id='896yhe'></button>

                      <kbd id='896yhe'></kbd><address id='896yhe'><style id='896yhe'></style></address><button id='896yhe'></button>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調查研究
                          句容:淺談勞動監察制度的困境與對策
                          新闻来源:镇江市人社局 发布时间:2019-06-10 17:56 字体【 】 浏覽次數:

                          一、現狀

                          (一)立法內容滯後

                          我國的勞動監察制度建立25年了,《勞動監察條例》頒布實施也有15年了。這期間,我國的經濟迅速發展,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穩步推進,私營經濟日益活躍,由此導致了大量勞動用工問題的産生,但現行的勞動保障監察法律制度不夠完善,缺乏成體系全國性勞動監察法律規定,我國現有的勞動保障監察法規,只有2004121國務院實施的《勞動保障監察條例》以及人社部同年發布的《關于實施〈勞動保障監察條例〉若幹規定》。這個條例與規定從實施的年份可看出,這是我國剛剛全面從計劃經濟模式向市場經濟轉軌的初期階段制定的,立法的內容明顯滯後。

                          (二)懲罰的力度不夠

                          《勞動保障監察條例》規定對用人單位違法行爲的處罰措範圍有限,主要有責令改正、行政處理、行政處罰等。我國改革開放已經進入攻堅期,我國的經濟實力和生産力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而我們處罰力度還在原有的水平上。如《勞動保障監察條例》第24條規定:“-----不依法訂立勞動合同的,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責令改正。30條規定:“----對有第(一)項、第(二)項或者第(三)項規定的行爲的,處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的罰款----”這些規定顯示了用人單位違法成本較低,威懾作用極差,一些企業冒著甯罰也不改的心態繼續進行違法行爲。

                          (三)權責不明受案範圍重合

                          勞動保障監察是行政執法行爲,具有行政性、強制性和專門性等特征,是公法行爲。但在其它法規如《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社會保險法》等法規中,我們可以發現在處理勞動合同、勞動報酬、社會保險等方明顯有重合。這就造成內部機構可以推诿扯皮的理由,由于處理的方式和結果不同從而造成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背離。

                          二、成因

                          (一)政府片面追求經濟效益

                          在勞動監察過程中,許多地方政府爲了本地區經濟高速增長、增加財政收入,制定了一些地方特色的規定如企業安甯日”“限時制等等限制行政執法,壓制了勞動保障監察公權力的運行。由于下層不支持,頂層想加快立法的腳步也是很難實現。

                          (二)政府對勞動保障監察支持不夠

                          勞動關系領域日益增多且日趨複雜的勞動糾紛對勞動保障機構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我市勞動監察大隊爲例全隊編制14個,在編在崗4人實際能做業務只有2人,平時的力量還不能滿足查處投訴舉報案件的需要,全市大大小小上萬家企業更難以實施主動的監察執法。

                          (三)級別過低人員待遇跟不上

                          我國的勞動保障監察機構雖然有國家級別和地方級別之分,但在現實的地方部門只是個受人社部門委托行使執法權的組織,例如我市監察大隊還停留在股級建制。由于專業性強,級別低人員素質要求高,一旦進入了勞動監察執法機構,很難在有提升的空間,所以對有較高素質追求的人沒有太大誘惑力,不願進入到這個機構工作。

                          三、對策

                          (一)加快勞動監察專項立法

                          任何一項工作制度要想強力推動必須有健全的法律制度作保障,勞動監察法律制度的完善離不開立法。同時要修改人社部門的交叉法條,例如時效方面,《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規定的時效是1年,《勞動保障監察條例》時效是2年,《社會保險法》沒有時效。增加一些強制執行的權利,例如查封財産等強制手段。增加行政調解的權利,現在《勞動法》第77條: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發生勞動爭議,當事人可以依法申請調解、仲裁、提起訴訟,也可以協商解決。調解原則適用于仲裁和訴訟程序。這一條款明確將勞動監察排除在調解適用範圍之外。

                          (二)提升勞動監察級別整合人社內部的執法權限

                          由于人社內部的權力交叉,勞動者認知不明確維權時只能憑客觀情況來選擇相關職能科室。如勞動仲裁可以不訴不理,無勞動關系證明也不理,這些情況的出現從而導致勞動監察成了非法定仲裁程序的必然程序。如社會保險在企業不出具相關材料時無法進行下一步稽核時也只能移交監察,由于勞動保障監察主要擔負行政執法職責,處理的結果與當事人無關。因而個人認爲將這些有交叉的法規連專業人員一起整合到勞動監察,從而可快速高效的爲勞動者維權。

                          (三)加強部門銜接

                          勞動監察執法現狀是手段弱涉及面廣,沒有良好的銜接機制勞動者的權利光靠勞動監察一家獨撐難度大執行難。行政執法的原則是法無授權不可爲,行政執法必須嚴格地遵守這個原則,否則就會成爲被告。首先內部銜接如與勞動仲裁,因勞動監察無法定調解職責,因而在處理個別問題時,雖然前期做了很多工作但最實際勞動者的問題無法法定調解,所以後期能有仲裁銜接工作方法面就更加寬。在有與公安、法院、住建、水利、交通等部門銜接也是必不可少的,通過建立不同的信息溝通機制,如信息通報、聯席會議、案件交流等暢通銜接渠道,確保勞動監察執法的合法性、有效性。

                           

                                            (句容市人社局)